DocuSky杜庫斯基 首頁 | 我的資料庫 | 登出
  資料庫: 承政院日記    文獻集:
查詢: reset undo 下一篇  下個詞
TagRef DocMeta Comment Udef S <br/> pb lb
Query: .all
Matches: 104586 
ContentComment
1.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12일
都承旨 李德泂 。左承旨 兪晉曾 。右承旨 鄭岦 。左副承旨。右副承旨 權盡己 。同副承旨 閔聖徵 。注書 崔夢亮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昌德宮 ○ 夜二更, 期會于 洪濟院 , 金瑬 爲大將, 上率親兵, 至 延曙驛 , 迎 李曙長湍 兵七百餘人。 金瑬 · 李貴 · 沈器遠 · 崔鳴吉 · 金自點 · 宋英望 · 申景裕 等所領諸軍, 亦六七百人。夜三鼓, 至 彰義門 , 斬關而入, 遇宣傳官伺察城門者, 前軍斬之, 遂鼓噪而進。直至 昌德宮李興立 , 陳於闕門洞口, 按兵不動, 哨官 李沆 , 開 敦化門 , 義兵直入闕內, 衛士皆散。 光海 , 由後苑門出走。兵人爭入寢殿, 燃炬搜覓, 火延薍簾, 因燒諸殿。上踞繩床, 坐 仁政殿 階上。禁中直宿之官, 皆竄伏, 捕都承旨 李德泂 , 輔德 尹知敬 至, 兩人初皆不拜, 審知義擧, 乃拜出。命牌招 李廷龜 等, 厥明, 百官咸集, 朴鼎吉 , 以兵曹參判先至, 判書 權縉 繼至言, 鼎吉 , 與宗室 恒山君 , 聚軍而今入來, 恐有內應之意, 卽引出 鼎吉 斬之。拿問 恒山君 , 無事實釋之。誅尙宮 金氏 , 承旨 朴弘道光海 走匿于醫官喪人 安國臣 家, 着國臣白衣冠, 國臣 來告, 遣將士舁至, 廢世子亦亡匿, 爲軍人所得。上初入宮, 卽送 金自點 · 李時昉 , 啓達反正之意于王大妃, 大妃下敎曰, 十年幽閉之中, 無人來問, 爾是何人, 乃於中夜, 無承旨·史官而如是直啓乎? 兩人還奏。 已上因傳敎考出實錄
 
2.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13일
都承旨 李德泂 。左承旨 兪晉曾 。右承旨 鄭岦 。左副承旨。右副承旨 權盡己 。同副承旨 閔聖徵 。注書 崔夢亮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慶運宮 。上命大將 李貴 , 都承旨 李德泂 , 同副承旨 閔聖徵 等, 備儀仗往請奉迎。 李貴 等, 詣 慶運宮 陳啓事狀, 屢請奉往, 大妃不許。上乃親詣 慶運宮 , 有司進輦設儀衛, 上命徹去, 請乘轎亦不從, 乘馬而行, 舁 光海 以隨。上至 慶運宮 下馬, 步入 西廳門 外, 再拜痛哭, 侍衛將士及侍臣, 皆痛哭。上仍俯伏待罪, 慈殿下敎曰, 綾陽君 , 宗子也, 入承大統, 宜矣。克成莫大之功, 有何待罪之事? 上對曰, 搶攘之中, 事多未遑, 今始來詣, 不勝惶恐。慈殿命納傳國寶及啓字。 李貴 奏曰, 慈殿當出御正殿, 招大臣傳寶, 何必徑入國寶, 以致人疑乎? 慈殿屢促之, 上命左議政 朴弘耉 , 奉入國寶, 而久無成命。上伏地良久, 至于夜深。上謂群臣曰, 予欲退家待罪, 群臣力諫止之。俄而慈殿, 命引見嗣君, 上進入內庭, 諸將皆從。慈殿, 設先王虛座, 上再拜痛哭, 侍臣皆哭。慈殿御寢殿垂簾, 置御寶於床, 引上入。上俯伏而哭, 慈殿曰, 勿哭。宗社大慶, 何用哭爲? 上避席而拜曰, 大事未定, 日暮始來, 臣罪萬死。慈殿曰, 勿辭。有何罪? 予以薄命, 不幸遭人倫之變, 逆魁逞憾先王, 以我爲讎, 屠戮我父母, 魚肉我宗族, 剝殺我孺子, 幽囚我別宮, 寡身久處深宮, 人間消息, 邈不聞知, 不意今日, 乃見是事。又謂群臣曰, 逆魁於先王, 實是仇讎, 朝廷之上, 奸臣布列, 加予以大惡之名, 而拘囚十餘年, 疇昔之夢, 先王, 語予以此事, 賴卿等復明人倫, 得見今日, 卿等之功, 何可勝言? 群臣請速傳寶, 慈殿曰, 未亡人, 得至今日, 實是上帝之靈貺, 嗣君, 可拜謝上帝。 閔聖徵 曰, 爲此擧措, 殊極未安, 不敢承命。傳寶然後, 嗣君當出外討捕凶黨, 以定人心。群臣皆曰, 嗣君卽位之後, 當告 宗廟 , 傳寶甚急。慈殿曰, 傳寶大事, 不可草草行禮, 明日當於西廳, 備禮行之。且無天朝之命, 何以正位? 宜權署國事。都承旨 李德泂 請對啓曰, 國家危亂, 幾至於亡, 嗣君爲宗社大計, 躬擐甲冑, 擧此大事。人心已歸, 天命已定, 而傳寶之事, 夜深不決, 何也? 若不速傳國寶, 以正位號, 何以鎭定? 請亟傳國寶, 以答臣民之望。慈殿曰, 受寶有節次, 何以暮夜, 急迫傳授乎? 卿等之言如此, 須與大臣相議, 當以何寶傳之乎? 大臣曰, 以昭信寶·受命寶, 傳之宜當, 諭書寶, 亦可傳授。上曰, 臣無才德, 不敢當。慈殿曰, 王室至親, 臣民愛戴, 非德而何? 嗣君自此, 可爲聖主, 實宗社之洪福也。乃命承傳色 金天霖 等, 奉御寶跪傳於上, 上拜受。侍臣啓曰, 旣已傳寶, 宜亟出御正殿, 以正大位。慈殿曰, 初欲備禮, 從容傳授, 卿等之言, 不可違, 故如是行之矣。仍謂上曰, 逆魁之罪, 知之乎? 惟我德薄, 不能盡母子之道, 使倫紀斁滅, 國家幾亡, 賴嗣君孝, 上安宗社, 下雪讎怨, 感激何極? 又謂諸臣曰, 逆魁父子, 今置何處乎? 對曰, 皆在闕下矣。慈殿曰, 不共戴天之讎, 忍之已久, 願親斫渠父子之頭, 以祭亡靈。幽囚十餘年, 至今不死者, 蓋待今日耳, 願得甘心焉。諸臣啓曰, 自古廢黜之君, 臣子不敢以刑戮擬議, 無道之主, 莫如 · , 而 · 放之。今此下敎, 臣等所不忍聞也。 德泂 曰, 慈聖之於廢君, 天倫已定, 子雖不孝, 母不可以不慈也。此下敎, 非徒不忍聞, 亦不敢奉承。慈殿曰, 吾與嗣君, 同御正殿, 則當雪吾讎, 今嗣君卽位, 能體我心, 爲吾復讎, 則可謂孝矣。上曰, 百官在, 臣何敢擅也? 慈殿曰, 嗣君年已壯長, 豈受百官指揮? 德泂 曰, 嗣君入內, 夜將朝矣, 尙未卽位, 將士·軍民, 皆有悶鬱之心, 請速出外。慈殿曰, 父母之讎, 不共天, 兄弟之讎, 不同國。逆魁, 自絶母子之道, 於我有必報之讎, 無可赦之道矣。 德泂 曰, 昔 中廟 反正, 優待廢王, 以終天年, 此可法也。慈殿曰, 卿言誠是。 德泂 曰, 姦逆之徒, 散處外間, 不無意外之變, 請速卽位頒敎, 及時討捕, 鎭撫群情。慈殿曰, 別堂, 乃先王視事之所, 已令宮人灑掃矣。上起拜出, 卽位于別堂, 仍視事達曙。侍臣及將士, 帶劍宿衛。置 光海 于藥房, 廢世子于都摠府, 以兵守之, 令司饔院供之。罷營建·儺禮·火器等十二都監, 開義禁府·典獄署, 悉放罪人。時, 爾瞻 之徒, 多逃竄, 遣軍人搜捕。又多有冀免其罪, 爭先投謁者, 皆縛而拘之。下諭于都元帥 韓浚謙 , 誅平安監司 朴燁 , 義州府尹 鄭遵 于境上。又命誅諸道調度使 金純 · 池應鯤 · 金忠輔 · 王明恢 · 權忠男 · 李文賓 等, 濟州牧使 梁濩 , 亦命拿來誅之。 已上因傳敎考出實錄
 
3.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14일
都承旨 李德泂 。左承旨 兪晉曾 。右承旨 鄭岦 。左副承旨。右副承旨 權盡己 。同副承旨 閔聖徵 。注書。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慶運宮 ○ 諸大將, 請上先率百官, 陳賀于慈殿後, 受百官賀。慈殿以諺書, 數廢君十罪, 仍下敎曰, 非但告廟之禮, 時未擧行, 父母之讎, 亦未及誅, 豈可以白衣受賀? 其勿陳賀。上請曰, 慈殿久在幽閉之中, 値此大慶, 宜亟陳賀, 上以慰祖宗在天之靈, 下以答軍民士庶之望, 不宜如是固讓。慈殿猶不從, 累請乃許之。 ○ 命放釋戊申以後罪廢之人。 ○ 禮曹判書 任就正 啓曰, 廢舊主爲某君, 此是今日大段節目, 宜急議處。上曰, 此事, 予何自斷? 宜稟於慈殿以處之。 金瑬 曰, 世祖 卽位, 廢 魯山 , 中廟 反正, 亦廢 燕山 , 是皆爲宗社臣民之大計也。不下廢字, 更無他語, 頒敎中外, 一刻爲急, 速賜夬斷。上乃許之。 ○ 京畿監司 朴自興 , 出走 楊州 , 使牧使 朴安禮 起軍, 武人 申洽 , 告其狀。 李曙 , 請出陣東城, 上命嚴飭守備, 俄而 楊州 兵, 聞反正之報, 皆潰散。時 趙挺 之子 有道 , 爲水原府使, 李貴 曰, 自興 父子, 若以威脅之, 則 有道 , 不無助兵之事, 且 自興 , 尙帶監司之號, 竝宜急速遞之。 以聞, 上卽命差出監司, 而勿遞 有道 , 有道 果聚軍卽潰。逮繫 安禮 · 有道金瑬 白上曰, 守令聞變起軍, 乃其職耳, 似當宥之。上曰, 此言是矣。其時若有領兵來赴者, 予當重賞, 有道 · 安禮 , 皆勿問放送。且聞義旅入宮時, 有自內迎射者云, 其志可嘉, 可訪問而賞之。 ○ 遣承旨 鄭岦 等, 迎 延興府院君 夫人于 濟州 。慈殿, 別遣內官·宮女, 且令差送京官, 申飭沿路護行諸事。 ○ 王大妃下敎書, 宣諭中外。 見下 上受百官賀, 頒敎八方。 敎書見下 ○ 以 李光庭 爲吏曹判書, 李貴 爲吏曹參判, 金瑬 爲兵曹參判, 洪瑞鳳 爲兵曹參議, 李聖求 爲司諫, 兪伯曾 爲持平, 李楘 · 吳䎘 爲正言, 趙翼 · 崔鳴吉 爲吏曹佐郞。 柳希奮 · 希亮 , 率諸子待命于城外, 命下禁府。 金瑬 · 李貴 啓曰, 朴承宗 · 柳希奮 , 以 光海 姻戚, 貪縱無忌, 罪固大矣, 然比諸 爾瞻 , 則有間矣。 爾瞻 等, 主張廢母之時, 承宗 , 力爲扶救, 癸丑之獄, 爾瞻三淸洞 結義之說, 爲網打善類之計, 禍將不測, 而 承宗 , 密啓而沮之, 其功亦不可不念也。上曰, 爲臣不忠, 厥罪惟均。 李德泂 曰, 聖上以大義擧事, 卽位之初, 宜戒濫殺, 首惡渠魁, 當伏常刑, 其餘徒黨, 或誘之以科第, 啗之以官爵, 敎唆爲惡, 籠絡爲黨, 此輩何可盡誅? 仍念廢君無道, 自絶于天, 然在君位十六年矣。願聖上, 保全終始, 以終其天年。臣曾爲廢主所眷注, 位至正憲, 職長喉舌, 不能匡救, 以至今日, 不忠之罪, 無所逃免, 何敢復辱維新之朝? 上曰, 卿之心事, 反正之日, 予已知之, 卿可勿辭, 盡心察職。所陳之事, 予當深念焉。 金瑬 曰, 金藎國 , 甚有才局可用。臣曾忝江界府使時, 藎國 , 爲平安監司, 故熟知其才能矣。上曰, 其才如此, 則可用, 但 藎國 , 治第過爲宏侈矣。 李貴 曰, 李溟 , 廢朝時, 有立節之事, 其才亦可惜。上曰, 若然則似異於厥兄矣。 韓纘男 · 白大珩 等, 伏誅。 ○ 本宮奴, 有於軍中者, 上命誅之。 ○ 弘文館校理 李明漢 上箚言, 都承旨 李德泂 , 新政之初, 不合喉舌之長, 請遞之。上不從。 朴承宗 , 與其子 自興 出走, 自縊而死。 已上因傳敎考出實錄 昭聖貞懿王大妃殿 若曰, 天生烝民, 樹之后辟, 蓋欲敍彝倫立經紀, 上奉 宗廟 , 下安黎庶也。 宣祖大王 , 不幸無嫡嗣, 因一時之權, 越少長之序, 以 光海 爲儲貳, 旣在東宮, 失德彰著, 宣廟 晩節, 頗有悔恨, 及至嗣位之後, 反道悖理, 罔有紀極。姑擧其大者, 予雖不德, 受天子之誥命, 爲先王之配體, 母儀一國, 積有年載, 夫爲 宣廟 子也者, 不得不以予爲母, 而 光海 , 聽信讒賊, 自生猜隙, 刑戮我父母, 魚肉我宗族, 懷中孺子, 奪而殺之, 幽閉困辱, 無復人理, 是蓋逞憾於先王, 又何有於未亡人? 至若戕兄剗弟, 屠戮諸姪, 㩧殺庶母, 屢起大獄, 毒痡無辜, 撤民家數千區, 創建兩闕, 土木之功, 十年未已。先朝耆舊, 斥逐殆盡, 唯姻婭婦寺逢惡慫慂之徒, 是崇是信, 政以賄成, 昏墨盈朝, 輦金市官, 有同駔儈, 賦役繁重, 誅求無藝, 民不堪命, 嗷嗷塗炭, 宗社之危, 若綴旒然。不惟是也, 我國服事天朝, 二百餘載, 義卽君臣, 恩猶父子, 壬辰再造之惠, 萬世不可忘也。先王臨御四十年, 至誠事大, 平生未嘗背北而坐, 光海 , 忘恩負德, 罔畏天命, 陰懷二心, 輸款奴夷, 己未征虜之役, 密敎帥臣, 觀變向背, 卒致全師投虜, 流醜四海, 王人之來本國, 拘囚羈縶, 不啻牢狴, 皇勅屢降, 無意濟師, 使我三韓禮義之邦, 不免於夷狄禽獸之歸, 痛心疾首, 胡可勝言? 夫滅天理斁人倫, 上以得罪於皇朝, 下以結怨於萬姓, 罪惡至此, 其何以君國子民, 居祖宗之天位, 奉廟社之神靈乎? 玆以廢之。 綾陽君 , 宣祖大王 之孫, 定遠君 第一子也。聰明仁孝, 有非常之表, 宣廟 奇愛之, 養於宮中, 命名之義, 厥有微旨, 憑几之際, 握手噓唏, 屬意深重, 異於諸孫。今者奮發大義, 討平昏亂, 脫予囚辱, 復予位號, 倫紀得正, 宗社再安, 功德甚懋, 神人所歸, 可卽大位, 以繼 宣祖大王 之後, 冊夫人 韓氏 爲王妃。故玆敎示, 想宜知悉。 ○ 王若曰, 惟我國家, 列聖相承, 家法最正, 以孝爲理, 重熙累洽之化, 至 昭敬王 而極矣。昊天不弔, 遂値否運, 越自十數年來, 賊臣 爾瞻 , 熒惑君心, 圖竊國柄, 仍構母子之隙, 竟成彝倫之變, 幽閉別宮, 僇辱備至, 秦昭 · 晉惠 之禍, 不啻過之, 況乃倍天朝父母之恩, 滅吾東禮義之風, 三綱掃地, 胡可忍言? 至如侈慾之無厭, 政刑之紊亂, 民窮財盡, 外潰內訌, 足以亡國殄祀, 猶是薄物細故, 悉具慈敎, 無容贅擧。予以薄德, 承先王餘訓, 恪守宗邸, 若將終身, 幸賴二三忠義之臣, 憫宗社之危亡, 懼彝倫之斁滅, 奮發大計, 克定內亂, 旣復位號於慈殿, 仍願推戴乎寡躬, 予下迫群情, 上承慈旨, 若隕淵谷, 其何以堪? 爰思履端之初, 必擧更始之化, 自戊申以來, 凡干羅織之獄, 株累之坐, 及以言事獲罪者, 悉皆蕩滌, 諸營建土木興作之役, 調度等官, 掊克聚斂之類, 一切革除, 其他侵民病國, 如戚畹權貴家, 諸處屯藏·減稅·復戶等事, 竝令査檢括去, 內需寺大君房被奪民田, 一一還給, 自今三月十三日昧爽以前, 雜犯死罪以下, 竝皆赦宥, 以示維新之意。於戲, 有非常之擧, 遂推非常之恩, 享無彊之休, 更思無彊之恤。故玆敎示, 想宜知悉。 ○ 以 鄭弘翼 爲右副承旨, 張維 爲奉敎, 辛啓榮 爲待敎, 洪命元 爲京畿監司。 延興府院君家日記 所謄朝報 ○ 以 李重老 爲忠淸兵使, 尹繡 爲全羅兵使, 具仁垕 爲統制使, 李聖符 爲水原防禦使, 李元翼完平府院君 , 朴東亮錦溪君 ○ 分捕刑曹判書 韓纘男 , 副提學 鄭造 , 判決事 沈宗道 , 直提學 韓暿 , 前正 蔡謙吉 , 獻納 任器之 , 持平 韓正國 · 鄭湛 , 吏曹正郞 韓安國 , 正言 李孝諴 , 副校理 韓昅 , 正言 申垍 , 行護軍 兪世曾 , 學諭 鄭碩儁 等, 拿忠淸兵使 韓希吉 , 順天府使 李元燁 , 靈光郡守 朴自凝尹琔 等, 遞統制使 元守身 , 全羅兵使 權餘慶 已上出故監司 尹安國日記 所謄朝報
 
4.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15일
都承旨 李德泂 。左承旨 兪晉曾 。右承旨 鄭岦 。左副承旨 權盡己 。右副承旨 鄭弘翼 。同副承旨。注書。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慶運宮 ○ 中殿, 自私邸入大內。 ○ 慈殿下敎曰, 逆魁 , 當稟達于天子, 以待處置, 其父子, 姑爲極邊安置, 其父子之妻, 亦宜各處圍置。天朝奏聞中, 備陳罪狀, 某等, 擧義反正, 脫寡躬於幽囚, 國人莫不鼓舞, 宗社不可無主, 故權攝國事之意, 措辭製入。禮曹啓曰, 廢君處置之擧, 宜依慈殿下敎, 令禁府察而行之, 奏文, 令承文院參商撰出, 俾無未盡之意。上從之。 ○ 上下敎曰, 大妃殿, 至今不脫白衣, 極爲未安, 變服日時, 令該曹急速擇定。 ○ 上下敎于兵曹曰, 江華 軍兵, 以扈衛上來云。如此農時, 不可一日稽留, 宜速罷遣。 ○ 上又下敎曰, 罪人族屬及奴婢, 捕盜廳, 任意捉囚, 致令閭閻紛撓, 捕盜大將推考。今後非有傳敎, 無得擅囚。 ○ 還給 全昌尉柳廷亮 職牒。 ○ 上御 西別堂 親政。吏曹啓曰, 判書 李光庭 , 來在闕下, 身有疾病, 不得參政, 何以爲之? 上曰, 判書有疾病, 則參判以下入參。 ○ 命卜相。 ○ 上下敎曰, 廢君·廢中宮·廢東宮·廢嬪支供無缺之意, 已下敎, 而尙不奉行云。廢君, 雖有罪惡, 今日廷臣, 皆是臣事之人, 不當如是怠忽, 宜申飭司饔院, 精潔支供, 此後如前怠忽, 則該官當拿推。 ○ 命大將 金瑬 · 李貴 , 往 昌德宮 火燒處, 監董收拾。蓋反正之夜, 衛士失火, 延燒殿宇, 光海 別帑, 盡爲灰燼故也。上仍謂諸臣曰, 悖入之貨, 終非己有, 今此 光海 之事, 可以驗之。自今以後, 君臣皆以此爲戒, 可矣。 ○ 命復牧使 崔沂 官爵。 ○ 弘文館副校理 李明漢 上箚曰, 瑞寧府院君鄭仁弘 , 素以凶險詭怪之人, 一生行事, 皆出賊害之心, 專主廢母之論, 釀成兇徒之亂, 請命拿鞫。上從之。 ○ 司諫 李聖求 啓曰, 瑞寧府院君鄭仁弘 , 假托山林, 專事陰詭, 主張廢母之論, 釀成兇賊之禍, 請命拿鞫。掌令 郭天豪 , 應敎 韓玉 , 校理 李慶益 , 副校理 崔濩 , 修撰 吳益煥 , 俱以賊臣徒黨, 尙帶職名, 請竝罷職。大司憲 南瑾 , 大司諫 兪大健 , 副應敎 吳煥 , 附會賊臣, 冒居三司, 請竝遞差。上從之。 ○ 以 尹昉 爲右參贊, 申欽 爲吏曹判書, 李德泂 爲知敦寧府事, 金藎國 爲平安監司, 洪瑞鳳 爲吏曹參議, 金緻 爲東萊府使, 沈光世 爲弘文館副校理, 趙希逸 爲副修撰, 李明漢 爲吏曹佐郞。引見大將 金瑬 · 李貴 於別堂。上曰, 戊申獄事, 奸兇羅織, 冤枉莫甚, 十餘年來一國之人, 無不痛惋, 卽位之日, 宜皆蕩滌, 而敎書中不及擧論, 何也? 曰, 聖敎誠是。當以蕩滌之意, 宣布中外, 而事多蒼黃, 未及擧論。上曰, 將士施賞, 固當從容査處, 而犒饋則不可不速行矣。 金瑬 曰, 將士, 宜分等施賞, 且速行犒饋, 而酒饌難辦, 請令攸司, 略設以行。 李德泂 曰, 各司無儲, 決無措備之路。當此農節, 久不解陣, 則不無怨苦之弊, 以闕內及營建都監所儲綿布, 速行賞格, 卽爲放送, 可矣。且昨見江華府使狀啓, 則又爲點送軍兵云, 今大事已定, 市肆不變, 多發軍卒, 將何用之? 上曰, 此言是矣。擧義軍兵, 皆有一端忠心義肝, 故冒死而來, 不可不優施賞典, 速行犒饗而送之矣。 德泂 曰, 古之帝王, 雖在航海之時, 猶講 大學 , 以論治道, 今當臨御之初, 日御經筵, 頻接賢士, 講論朝廷得失國家治亂, 此是急務。向使廢君, 引接臣僚, 廣詢治道, 則 爾瞻 雖極奸巧, 焉能惑亂至此哉? 爾瞻 父子及數三首惡, 其罪固不容誅, 自餘黨類, 宜隨其輕重處之。上曰, 予已明知, 當令分等處之矣。 曰, 爾瞻 , 不可不嚴刑究問, 以施典刑。上曰, 爾瞻 極奸, 或不無援引嫌怨, 更起獄事之弊, 何用鞫問? 且予意則三昌之罪, 一也。 希奮 · 承宗 , 與 爾瞻 奚異哉? 李貴 曰, 柳希奮 · 朴承宗 , 雖有貪婪驕奢之罪, 不無扶護士類之功, 何可謂與 爾瞻 同罪乎? 曰, 戊午年間, 臣爲群奸所構, 幾陷不測, 承宗 , 極力伸救, 得免於死。其時 承宗 , 若將順廢君之意, 則豈有今日乎? 爾瞻 , 以廢母之論, 惑亂廢主, 羅織微事 [獄事] , 承宗 , 力排其論, 救護士類, 何可只以貪贓之罪, 比諸 爾瞻 乎? 曰, 臣初與 李曙 結約時, 李曙 謂臣曰, 此事敢不惟命, 但吾與 朴承宗 , 爲一家之人, 不得不救, 故以是爲難耳。臣曰, 承宗 , 曾不預廢母之論, 何可與 爾瞻 同罪云, 則 乃從之。 亦曰, 臣與 李曙 結約時, 已許 承宗 之免死, 今者 李曙 , 以不得相救, 爲平生之恨云。上曰, 初雖結約, 不可屈法。 曰, 法雖重, 無信則不立, 今若失信, 則他日遇事, 恐難得力。上曰, 此係大段處置, 予難獨斷, 待新大臣同議以處。 曰, 柳希奮 爲大司馬, 除拜盡循賄賂, 占奪民田, 其罪固大矣, 若與 爾瞻 同律, 則冤矣。丁巳年間, 賊投書 慶運宮 時, 臣家適在 三淸洞 , 李偉卿 以臣爲 三淸 結約, 扶護西宮, 論啓甚急, 廢君問于 希奮 , 希奮 以爲不可無端緖而起獄, 事遂寢, 其時 偉卿 之言, 若行則其禍, 將及慈殿, 豈但臣等之死生乎? 曰, 功過, 雖不得相准, 其罪豈至於死乎? 上曰, 都下人心不淑, 罪人家宅, 任意毁撤云, 速爲嚴禁, 闕中之物, 亦爲偸去, 如有告者, 宜以其半賞之。散鹿臺之財, 古有之矣, 然不可任其偸去也。 曰, 昨於蒼黃之際, 事無統緖, 以致軍民恣意偸竊, 定將守護, 則自無弊矣。 申景禛 · 景裕 · 景禋 伏地請曰, 李大燁 , 臣之妹夫也。與 李貴 等結義之初, 約以貸死, 今若不爲上達, 則勢無及矣, 敢來請命。上曰, 申景禛 等, 果有結約之事乎? 曰, 臣與 李曙 約救 朴承宗 時, 景禛 亦請曰, 雖曰大義滅親, 大燁 不得免死, 則私情甚切云, 臣答以 大燁 之罪, 雖關國家, 與其父有間, 可以貸死云。 曰, 當初果有是言。臣亦以 大燁 , 雖有死罪, 自可隨宜處置, 答之矣。今則群議以爲 大燁 之罪, 與 爾瞻 無異, 斷不可容恕云, 故不敢啓達矣。上曰, 徐當議處焉。 曰, 北兵使 李适 , 今赴任乎? 北方雖重, 不若根本之地, 且 , 今有大功, 宜置之都下, 以爲倚仗。上曰, 北方, 非此人莫可收拾。 , 復力請之, 上姑許焉。 已上因傳敎考出實錄 ○ 司諫 李聖求 啓曰, 目今國事大定, 中外晏然歡忭, 萬無可虞之端, 而都門久閉, 則民心不無疑阻之心, 請洞開東南兩大門, 明示鎭定之意, 擇定將領, 使之譏察, 以備不虞。討逆之典, 極嚴且重, 而昨於倉卒之際, 罪人若干人, 徑先處斬, 物情未便, 今逆魁以下, 請令大臣禁府, 同議按律定罪, 依法正刑。其脅從之輩, 不在拿命者, 請勿爲輕自逐捕, 以安反側。此時急務, 莫切於定民心, 請擇御史, 分遣八道, 宣諭德意, 訪問民瘼, 貪贓守令, 摘發啓聞, 一以安疑懼之心, 一以解倒懸之急。 ○ 玉堂箚子, 嶺南 一道, 素稱鄒魯之鄕, 儒雅宿望, 文學有名望之人, 揀用以爲聳動之擧事。 ○ 慈殿備忘記, 傳于 李貴 曰, 十餘年在幽囚中, 向卿等呼之爲我救援, 而空哭泣, 卿等無對。今日令我出於禍焰之中, 卿等眞可謂社稷之臣也。且使我枕戈寢苫之讎, 及十年懷抱, 今日雪之, 卿等之恩, 碎首難忘。 ○ 傳曰, 永昌大君㼁 , 臨海君瑋 , 綾昌君佺 , 晉陵君泰興 [泰慶] , 延興府院君金悌男 , 縣監 金孝男 , 復官職。 ○ 以 李烓 爲注書, 韓浚謙 以國舅封 西平府院君 ○ 卜相, 李元翼 · 奇自獻 · 鄭昌衍 · 申欽 , 落點 李元翼 延興府院家日記 所謄朝報 ○ 傳曰, 領議政 李元翼 處, 遣史官傳諭。 出故相 李元翼家日記 所謄朝報 ○ 逆魁 廣昌府院君李爾瞻 , 及其子大司成 大燁 , 前承旨 弘燁 , 工曹參議 益燁 , 就擒。 ○ 玉堂箚子, 請都承旨 李德泂 遞差, 左承旨 兪晉曾 鐫削。又啓, 新服之初, 經幄之臣, 不可曠闕, 副修撰臣 明漢 , 獨冒匪據, 請闕員盡差。 ○ 吏判 李光庭 辭遞。 出故監司 尹安國私家日記 所謄朝報
 
5.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16일
都承旨 李睟光 。左承旨 鄭岦 。右承旨 權盡己 。左副承旨。右副承旨。同副承旨。注書 崔夢亮 李烓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慶運宮 ○ 以大臣言啓曰, 反正之擧, 上合天心, 下慰民望, 誠國家無疆之休, 奏聞請封, 不可緩也, 請使臣急急差送。傳曰, □□。 ○ 大司諫 朴東善 啓曰, 積年罪戾之餘, 自分畢命, 田野之間, 乃於今日, 賴天地宗社之靈, 快覩飛龍之慶, 雖以如臣庸劣, 得依日月之末光, 不意寵命, 出於夢寐之外, 顧念新化之初, 蕩滌邪穢, 每事取正, 爭論是非, 非臣所堪, 請遞臣職。答曰, 勿辭。 ○ 正言 吳䎘 啓曰, 十數年來, 苟全性命, 幸荷天地神明, 遭遇聖代, 意外恩命, 亦及臣身, 履端之日, 責重地淸, 決難冒據, 請遞臣職。答曰, 勿辭。 ○ 有政。 延興府院君家日記 所謄朝報 義禁府啓曰, 李慶涵 , 今爲都摠管, 當此逆囚推鞫之日, 侍衛之任, 勢難兼察, 請摠管遞差, 何如? 傳曰, 依啓。 義禁府謄錄 ○ 以 李廷龜 爲禮曹判書, 韓浚謙 爲領敦寧府事, 吳允謙 爲大司憲, 徐渻 爲刑曹判書, 鄭經世 爲副提學, 李睟光 爲都承旨, 朴東善 爲大司諫, 金德諴 爲執義, 李命俊 · 金長生 爲掌令, 尹知敬 爲應敎, 趙廷虎 爲持平, 鄭蘊 爲獻納, 嚴惺 爲檢閱。 已上因傳敎考出實錄 ○ 以 鄭昌衍蓬萊府院君 ○ 弘文館啓曰, 鄭經世 時在 尙州 地, 請上來事, 下諭。傳曰, 允。 ○ 府啓, 金德諴泗川 地, 金長生連山 地, 李命俊盈德 地, 趙廷虎衿川 地, 請上來事, 下諭。吏曹佐郞 閔𦸂 · 朴宗胤 , 請遞差。 ○ 院啓, 原州牧使 韓泳 , 賊黨之兇悖者, 上游重地, 不可容息, 請命削職拿鞫。京畿水使兼統禦使 李時言 , 今者擧義之事, 聞機聚兵, 顯有可疑之跡, 而 南陽 義旅之起, 多被拘繫, 請命削職拿鞫。 毛都督 接伴使 鄭榮國 , 孟推官 接伴使 朴宗胄 , 皆是賊黨, 當此危疑之日, 不可使候伺天將, 請遞。 鄭蘊大靜 地, 請上來事, 下諭。禮曹判書 任就正 , 請遞差。 ○ 以 李時彦 爲知中樞, 李昌庭 爲義州府尹。 已上出故判書 尹安國私家日記 所謄朝報
 
6.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17일
都承旨。左承旨 鄭岦 。右承旨 權盡己 。左副承旨 閔聖徵 。右副承旨 閔汝任 。同副承旨 韓汝溭 。注書 崔夢亮 李烓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慶運宮 ○ 義禁府啓曰, 戊申以後被罪人, 今當蕩滌, 而如 獄干連人, 及誣告人, 當初失刑, 已鬱輿情, 何以爲之? 傳曰, 有罪者, 勿赦。 ○ 傳于□□曰, 戊申以後僞勳, 竝削去。 ○ 院啓, 癸丑以後逆魁, 久據文衡, 以科擧一事, 爲植黨之路, 私情借述, 無所不至, 各年諸榜査考, 或削或罷, 以洩士子之憤。各道方伯, 不可不急先擇送, 使之覈黜貪汚, 以濟塗炭之民事。全羅監司 黃謹中 , 請罷事。 ○ 府啓, 廢母之時, 前後三司論啓之人, 及上疏儒生, 査覈科罪事。 ○ 有政。 ○ 幼學 潘錫命 · 金聲宇 · 鄭瓚 · 金國輔 等疏曰, 伏以, 臣等聞 春秋 之義, 見無禮於其君者, 誅之如鷹鸇之逐鳥雀, 見有禮於其君者, 事之如孝子之養父母, 苟或赦大惡而不治, 棄嘉行而不旌, 無以示勸懲之方也。方今聖運有啓, 天日淸明, 殲厥巨魁, 雪天地無窮之深冤, 圖任舊人, 答蒼生四野之顒望。春雷一發, 百物咸動, 時雨化之, 群生其蘇, 凡於舊染之革, 作新之方, 無不畢擧, 包容盛德之下, 固無所容喙矣。然而呑舟之魚, 或漏於天網, 白日之光, 有後於深谷, 則敢不燭幽而伸之, 明法而正之, 就芝蘭而去蛇蝎哉? 試擧其大者而言之。頃於萬曆四十五年十二月日, 成均館通文, 誣構大妃, 至於條列十罪, 巡回于各道列邑, 臣等得以觀之, 通文中, 掌議則 河仁俊 · 鄭淇 , 色掌則 蔡有濟 · 羅萬紀 · 鄭績 · 鄭渼 , 凡此六凶人也。其爲通文, 目不忍見, 手不忍傳, 而痛其兇惡之已甚, 擬待泰運之循環, 冀發其惡, 藏之久矣, 今者未聞此徒之正刑, 朝廷耳目, 或未及耶, 館學聞見, 抑未盡乎? 臣等, 義不與此徒同時, 故將此凶書, 兼達天聰, 極知凶言, 不忍觀諸, 而非此則無以著彼之惡, 敢繫紙尾, 惶恐待罪。臣等亦知殿下容物之德, 與 光武 焚吏民交書, 以安反側之義無間, 而惟彼六凶之罪, 與此固不同也。夫 王郞 之逆, 只敵 光武 而已。今此凶徒, 實是殿下祖宗之深讎, 殿下雖欲止殺, 其奈祖宗何? 其中 河仁俊 , 則旣以逆賊, 伏其辜, 其餘則尙存, 宜付有司, 速加刑辟, 上以慰先王在天之靈, 下以洩一國士林之憤, 不勝幸甚。若古人有言, 求忠臣, 必於孝子之門, 曾於廢朝時, 列邑鄕村孝子烈婦, 縣邑達之方伯, 方伯啓于朝廷, 而廢朝不爲喜聞, 惟近兇姦, 一朝覆亡, 無一死節, 是所謂率之以暴而民從之也。當時啓達, 雖是廢朝之事, 而其人實跡, 固是各邑各鄕之所共表出, 不可以廢朝之事, 而棄之於更化之日也。其時文籍, 考於該曹, 且詢方今列邑孝悌節義, 或以旌表, 或以錄用, 以資觀感, 不勝幸甚。臣等伏覩政化更張, 倫紀已植, 凶姦之魁, 幾盡梟首, 山林之逸, 已見彙征, 長生 之蕙帳已空, 顯光 之駕轎方勒, 其於除惡收善之道, 可謂盡矣, 而凶之滋甚者, 尙逃於擢髮, 行之循良者, 或汩於閭巷, 臣等, 不無憤慨之志, 敢達草野之言, 亦豈非新化之日化, 以至此而冒瀆哉? 伏惟殿下, 留神採納焉。 ○ 義禁府啓曰, 粘連啓下是白有亦。 潘錫命 等上疏中別紙, 河仁俊 · 鄭淇 · 蔡有濟 · 羅萬紀 · 鄭績 · 鄭渼 通文, 凶辭悖語, 有不忍見。 仁俊 則逆 之亂, 旣以伏誅, 鄭淇 則已有拿命, 其於四賊, 朝廷初不知罪惡之至於此極, 尙未處置, 人情之憤鬱, 固其宜也。竝發遣府郞廳, 拿來, 何如? 依允。 已上出 延興府院君家日記 所謄朝報 義禁府郞廳, 以大臣意啓曰, 臣等伏奉慈殿備忘記, 內人 生伊 · 可復 · 難香 · 銀德 · 甲伊 · 業麟 · 仲還 · 慶春 · 難伊 · 唜香 · 玉還 · 業難 · 玉介 · 女玉 · 天福 ·巫女 秀蘭介 , 此人等, 挾其兇主, 助異奸邪, 咀呪百般呪出, 反以魘魅之事, 歸之於怨婦, 惡名, 負之於予躬, 宮女三十餘人, 奸邪之事, 誣飾此人之所爲, 論以大逆, 盡爲誅戮。其後十餘年間, 在於外處, 百端作孽, 使予欲死, 而且於癸丑年十一二月間, 兩宮行路處, 仲還 · 慶春 等, 潛通指嗾, 寢室溫堗下, 魘魅之物, 無數埋置, 邪毒浹於骨髓, 一身浮腫, 幾不免黃壤之客, 幸賴天德, 邪物發覺, 復甦於萬死之中。厥後甲寅之秋, 巨賊夫妻, 及此內人等, 以百惡凶術, 誘說 天福 於座前, 一自 天福 入門之後, 日日趨及於御前, 或以驚上, 或以恐喝, 殿上四面或屋上, 許多咀呪之物埋置, 而每每現出, 至於放火, 使予欲爲焚死, 雖使予欲死, 非大□, 至於先王陵寢, 種種奸邪埋置, 且御容畫體, 或射或辱, 魂不容, 不勝怨痛。宮中內人洶動, 使不得安接此人, 罪惡貫盈者, 非止此而難以毛擧, 略陳其槪, 非但爲父兄赤子, 怨痛於幽獄中, 以如此種種邪變艱苦, 經至□年于玆。幸賴卿等忠烈之貫日, 宿蘊之痛, 雪恥於今日, 卿等, 雖磨頂放踵, 實難報德。唯望卿等, 依律極處, 此外被囚內人, 從速元情以入, 且如此罪辜, 久留獄中, 無乃有乖於新政之初乎? 斯速處置, 明正其罪。且巨賊暴 處置事, 昨日已下, 而寂然不知, 喬桐 送之乎事, 傳敎矣。此係禁府擧行之事, 罪人處置, 促令禁府, 依下敎速爲査覈, 明正其罪矣。至於廢主各處圍籬事, 命下, 禁府當爲磨鍊, 而今承 喬桐 送之之敎, 何以爲之? 敢稟。傳曰, 依慈殿下敎。 ○ 義禁府郞廳, 以委官意啓曰, 三省推鞫事, 命下矣。今此推鞫, 所係極重, 禁府堂上, 不可不備員同參, 未差之闕, 當日差出之意, 敢啓。傳曰, 依啓。 ○ 義禁府郞廳, 以大臣意啓曰, 現在罪囚中, 或有入啓, 捧承傳囚在本府矣, 或有未及入啓, 囚在典獄者, 臣等所考囚徒, 仰體聖上前後備忘之意, 朝官及表表可問人, 姑爲仍囚, 緣坐及常人, 似可關係可放者, 竝各分秩別單, 書啓, 以備睿裁。傳曰, 可放類, 速爲放送。 ○ 義禁府郞廳, 以委官意啓曰, 臣等承三省推鞫之命, 來詣禁府, 而判義禁 權縉 , 以引咎上箚之故, 不得來參云。自前三省, 無判義禁, 則不得爲之, 今日三省交坐, 不得爲之之意, 敢啓。傳曰, 知道。 義禁府謄錄 ○ 以 李曙 爲戶曹判書, 鄭弘翼 爲大司成, 閔汝任 爲右副承旨, 李尙吉 爲兵曹參議, 韓汝溭 爲同副承旨, 李愼儀 爲刑曹參議, 金夢虎 爲工曹參議, 李善行 爲奉敎, 朴海 爲待敎, 柳𢡮 爲檢閱。 已上因傳敎考出實錄 ○ 以 申欽 爲大提學, 李興立 爲工曹判書, 尹安國 爲判決事, 李敏求 爲校理, 李敬輿 爲副修撰。 延興日記 ○ 弘文館啓曰, 沈光世固城 地, 趙希逸德山 地, 請上來事, 下諭。 ○ 玉堂箚子, 經筵書冊, 速爲稟定, 以備不時召對事。 ○ 院啓, 忠淸監司 朴慶新 , 江原監司 任碩齡 , 不可仍在, 請命罷職。待敎 安獻徵 , 請遞差。兵曹判書 權縉 , 請削黜。 ○ 府啓, 玉堂已請講學, 而 南瑾 · 任就正 , 常帶同知經筵, 請遞差。 完昌君李覮 , 請拿處。廢母之時, 前後三司論啓之人, 及上疏儒生, 査覈科罪。 ○ 合啓, 請 朴弘耉 罷職。 已上出故監司 尹安國私家日記 所謄朝報
 
7.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18일
都承旨。左承旨 鄭岦 。右承旨 權盡己 。左副承旨 閔聖徵 。右副承旨 閔汝任 。同副承旨 韓汝溭 。注書 崔夢亮 李烓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慶運宮 ○ 上下敎曰, 禁府昨請加造枷杻, 予甚驚惻。三省則親祭齋戒日, 決不可開坐, 被囚輕罪, 大臣禁府堂上, 會于闕內, 急速議處, 俾無冤枉之弊。且百官尙爲戎服, 氣象不好, 自明日勿爲戎服。 已上因傳敎考出實錄 ○ 府啓, 待敎 朴海 , 闒茸, 請拿。 李善行 , 納石, 柳𢡮 , 借作, 請罷職不敍。 ○ 以大將言啓曰, 前僉使 權綵 , 捕捉 任昭媛 , 移送禁府, 敢啓。傳曰, 廢主所在處, 無侍女云, 此人送之。 ○ 傳曰, 賊魁數三人, 速爲明示典刑, 其餘從輕重罪之, 刑戮不可過多。 ○ 有政。以 金瑬 爲兵曹判書, 李德泂 爲忠淸監司, 黃致敬 爲全羅監司, 鄭廣成 爲江原監司, 林㥠 爲黃海監司。 竝出 延興府院家日記 所謄朝報 ○ 府院君 閔馨男 等二百餘人, 削勳降資。 出延平府院 李貴家日記 所謄朝報 ○ 院啓, 前統制使 元守身 , 前兵使 權餘慶 · 韓希吉 , 未及交龜之前, 尙握閫外之權, 物情危懼, 請拿鞫。前正 李涏 , 以逆魁腹心, 擧義之後, 走入 漣川 等境, 招聚逆魁族屬, 顯有可疑之迹, 請拿鞫。 完溪君李𢜫 , 滄洲君柳棣 [柳潚] , 檢詳 柳活 , 右尹 張世哲 , 請遠竄。判校 鄭文晦 , 司僕正 朴成章 , 請削職。判尹 尹銑 , 刑曹參判 崔應虛 , 參知 裴大維 , 請罷職。答曰, 朴安禮 等, 已爲放釋, 李時言 , 雖有拘繫之事, 此職分內事也, 豈可獨治此人乎? 古書云, 殱厥巨魁, 脅從罔治, 在職者遞差, 可也, 勿爲如是瀆擾, 使人心各自疑懼。 ○ 府啓, 前郡守 李再榮 , 請罷職不敍。洪州牧使 洪邁 , 永平判官 兪湜 , 請削去仕版。 ○ 以 申景裕 爲京畿水使。 已上出故監司 尹安國私家日記 所謄朝報
 
8.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19일
都承旨。左承旨。右承旨。左副承旨 閔聖徵 。右副承旨 閔汝任 。同副承旨 韓汝溭 。注書 崔夢亮 李烓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慶運宮 ○ 上曰, 近來蒼生之困悴極矣。若無恒産, 救死之不贍, 奚暇治禮義哉? 當今急務, 莫如蠲減不急貢賦, 以蘇民生, 諸道往年未收不急貢物, 盡爲蠲減, 以慰飢渴之民。 ○ 戊申以後冤死者, 命復官爵。 ○ 以 吳百齡 爲刑曹參判, 趙誠立 爲副應敎, 崔晛 爲修撰, 李慶涵 爲左尹, 沈諿 爲兵曹參知。 已上因傳敎考出實錄 ○ 大臣·禁府堂上·兩司長官啓曰, 廢主·廢妃·廢東宮·廢嬪, 當定配, 承慈殿下敎, 各處圍置, 而臣等反覆參商, 遠方絶島, 則不無意外之患, 莫如近置 江華 · 喬桐 等地, 嚴加守直, 俾無虛疏之弊, 敢稟。傳曰, 依啓。 ○ 傳曰, 近來廢朝後宮, 及弄權奸臣輩農所, 爲逃奴婢頑民淵藪, 國令不行, 以致田稅日縮, 百官頒祿, 不能成形, 不勝痛駭, 竝爲革罷, 所儲穀收拾, 以補軍餉。 ○ 以逆魁 李爾瞻 · 鄭造 · 尹認 · 李偉卿 · 李弘燁 · 李益燁 · 趙龜壽 · 朴應犀 · 韓希吉 等, 鍾樓 街路結陣, 百官序立後, 處斬。啓。 ○ 傳曰, 罪人 金純 , 送于 黃海道 梟示, 李大燁 , 絶島安置。 ○ 有政。以 李适 爲判尹。 延興府院家日記 所謄朝報 ○ 啓, 新安縣監 宋鐸 , 仁川 柳時立 , 利川 李志定 , 襄陽 李敏樹 , 請遞事。 ○ 以 李重老 爲江華府尹。 出故監司 尹安國私家日記 所謄朝報 ○ 注書 崔夢亮 書啓, 臣承命往諭于領議政 李元翼 , 則伏承下敎, 敢不入去云矣。又書啓, 領相言于小臣曰, 新服之初, 首膺召命, 固當不俟駕而行, 但近得腰痛, 運身極艱, 然趨命是急, 何暇鍼灸? 若調溫突數日, 少有差歇, 當於二十一日, 扶曳以進。第恐乘馬馳驅, 痛勢必重, 不能俯仰, 未卽肅謝, 則身雖入京, 如不赴召。玆欲坐船下去, 而江上又多風浪, 造朝遲速, 亦難預料云。臣觀領相之意, 則新承召命, 腰痛如此, 天威之下, 不敢言病, 欲使臣別爲啓達, 故惶恐敢啓。 ○ 備忘記, 傳于□□曰, 領相之入來, 如渴者之思水, 今見注書 崔夢亮 啓辭, 則二十一日啓程云, 不勝憫鬱焉。國家相議之事, 一刻爲急, 遣承旨速爲上來事, 敦諭。 ○ 又傳于 閔汝任 曰, 領相處, 遣內醫問病, 相當藥劑送。 閔聖徵 啓曰, 領相處敦諭, 何承旨進去乎? 傳曰, 同副承旨進去。 竝出故相 李元翼家日記 所謄朝報 義禁府啓曰, 金純 , 送于 黃海道 梟示事, 傳敎矣。擇定宣傳官·都事各一員, 多定軍人, 官門傳遞, 俾無意外之患, 到本道監司所在處, 亦令監司縱斬後, 傳首道內之人, 咸得快覩, 似爲宜當, 敢啓。傳曰, 依啓。 ○ 又啓曰, 趙龜壽 , 縱慂爲惡, 取怨萬民, 不可一刻喘息, 亦於今日行刑, 大臣·兩司之意, 亦然, 敢啓。傳曰, 依啓。 ○ 義禁府·大臣·兩司會同啓曰, 臣等伏承前後備忘, 會同商議, 就諸囚中, 罪關宗社, 國人皆曰可殺者, 李爾瞻 · 鄭造 · 尹認 · 李偉卿 · 李大燁 · 李弘燁 · 李元燁 等八人, 別單書啓, 當日鐵物前路行刑, 以快神人之憤, 敢啓。傳曰, 依啓。 ○ 又啓曰, 金純 , 活送 黃海道 梟示事, 曾已稟定矣。臣等更爲思量, 則傳送之際, 非但有虛疏之弊, 兇喘久延, 人情之憤鬱益甚, 請於當日行刑後, 傳首本道, 以快一道耳目。傳曰, 依啓。 ○ 又啓曰, 朴應犀 , 當初誣告應死之人, 尙延兇喘, 神人之憤鬱極矣。請今日行刑, 大臣·兩司之意, 亦然, 敢啓。傳曰, 依啓。 ○ 又啓曰, 廢主·廢東宮, 江華 · 喬桐 配送事, 昨日朝允下後, 當直都事, 不卽傳告本府, 臣等日昏始得聞知。如此莫重之事, 極爲稽緩, 請都事 成岌 , 推考。傳曰, 拿推。 ○ 又啓曰, 三省交坐, 當趁曉爲之, 而兩司專數避嫌, 而當待處置, 卽時推鞫之意, 敢啓。傳曰, 知道。 ○ 大臣·義禁府·兩司會同啓曰, 廢主·廢東宮, 江華 · 喬桐 定配啓辭允下後, 本府都事各一員, 卽爲待令矣。莫重之事, 不可草草, 兵曹堂上·郞廳各一員, 大將一員, 率領軍兵, 今日內急急發送, 何如? 此外未盡之事, 令政院稟旨施行, 何如? 答曰, 大將一員擇定, 明曉發送。 已上 義禁府謄錄 ○ 合啓, 賊徒正刑, 都民聳觀, 歡忭之聲, 溢於街路, 唯以不見 大燁 一時正刑爲缺望, 殿下今日, 豈可以一毫私意示人也? 請今日內行刑。答曰, 三昌之罪惡, 似無輕重, 柳希奮 , 尙免今日之刑, 一 大燁 , 雖蒙宥赦, 有何所妨? 延興府院家日記 所謄朝報
 
9.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20일
都承旨。左承旨 鄭岦 。右承旨 權盡己 。左副承旨 閔聖徵 。右副承旨 閔汝任 。同副承旨 韓汝溭 。注書 崔夢亮 李烓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慶運宮 ○ 上引見 金瑬 於西別堂。 曰, 紀綱解弛之弊, 實由於循私護黨之致, 目今振肅頹綱之策, 在於大臣·憲長之得其人耳。上曰, 然矣。此後若復有護黨之事, 其者當斬, 雖卿等, 亦不饒貸矣。 已上因傳敎考出實錄 ○ 以兩大將言啓曰, 新本宮奴子, 二人作弊事。傳曰, 梟示。 ○ 慈殿, 以備忘記, 傳于□□曰, 逆魁暴 , 至今在闕庭, 天地間一刻不容息, 大逆巨賊, 何故安坐? 卿等, 上爲宗社, 速爲處置, 然後爲移御。卿等爲我, 須不慢忽。予向卿等再拜請之。 ○ 廢主·廢東宮, 江華 圍籬安置事, 承傳。 ○ 有政。 竝出 延興府院家日記 所謄朝報 ○ 院啓, 池應鯤 · 王明恢 · 金忠輔 · 李文賓 · 宋敬臣 , 削職捕囚事。 ○ 府啓, 茂林君善胤 , 順寧君景儉 , 請拿事。 ○ 以 李箕賓 爲北兵使, 玄楫 爲南兵使, 李莞 爲忠淸兵使, 李景稷 爲義州府尹, 鄭光績 爲同知。 已上出故監司 尹安國私家日記 所謄朝報
 
10.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21일
都承旨。左承旨 鄭岦 。右承旨 權盡己 。左副承旨 閔聖徵 。右副承旨 閔汝任 。同副承旨 韓汝溭 。注書 崔夢亮 李烓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昌德宮 ○ 院啓, 京畿水使 申景裕 請罷職事。答曰, 遞差。 ○ 慈殿, 以備忘記, 傳于□□曰, 逆魁暴 , 天地間所無大逆不道。得罪於天, 罪一。負罪宗社, 罪二。君父病脅而弑之, 罪三。誣兄以大逆殺之, 罪四。殺嫡, 罪五。幽囚母后, 罪六。包藏禍心, 挾謀姦黨, 脅遷母后, 罪七。不道之心, 月滋日引, 欲廢黜母后, 罪八。狐媚欺罔, 罪九。自作百種魘蠱詛術, 毒害母后, 罪十。水火不通, 嚴兵以衛, 欲殺母后, 時時恐喝, 罪十一。欲殺母后, 追逐鬼魅於宮中, 驅入疫病, 罪十二。籍其母后之家, 罪十三。誣飾國舅以大逆, 滅母后之門, 罪十四。欺天慢神, 罪十五。欺罔天子, 罪十六。棄禮背義, 罪十七。負恩忘德, 罪十八。違天道廢人倫, 罪十九。棄善取惡, 恣行悖道, 罪二十。違戾祖宗之弘制, 罪二十一。浚民膏血, 罪二十二。慢先聖, 罪二十三。鬻獄賣官, 賄賂公行, 罪二十四。行梟獍之心, 翦除骨肉, 罪二十五。芟除無辜生靈, 罪二十六。常役土木, 得罪於百姓, 罪二十七。惑於外戚, 背於宗戚, 罪二十八。布列賊黨, 罪二十九。使淫女, 搜捕母后宮中, 困辱無狀, 罪三十。殺戮君父姬妾, 罪三十一。父王母后之宮人, 無數殺害, 罪三十二。亂君父之姬, 罪三十三。掘發父陵, 罪三十四。取母后乳下赤子殺害, 罪三十六。罪甚隋煬, 卿等所識也。怨婦十餘年, 在鐵甕中, 不聞俗音, 亦不知識逆魁百罪。怨婦僅知其一, 卿等不諱其罪, 上告宗社, 下謝生靈, 怨婦之至願, 畢矣。 竝出 延興府院家日記 所謄朝報 ○ 上具冕服法駕, 奉慈殿, 移御于 昌德宮 此條因傳敎考出實錄 ○ 院啓, 輔德 任性之 削黜事。 出故監司 尹安國家日記 所謄朝報
 
11.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22일
都承旨。左承旨 鄭岦 。右承旨 權盡己 。左副承旨 閔聖徵 。右副承旨 閔汝任 。同副承旨 韓汝溭 。注書 崔夢亮 李烓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昌德宮 ○ 院啓, 廢朝仕路混濁, 非但淸班, 至於百執事, 無非黨賊麤穢之人, 各司正以下, 請一一澄汰。 ○ 以禮曹言啓曰, 爾瞻 等, 已正刑, 其幽廢母后, 毁滅綱常, 屢起大獄, 戕害士林, 擅弄威福, 濁亂朝廷, 貪虐縱恣, 毒害生民, 窮兇極惡之狀, 作爲敎書, 榜示頒布, 何如? 傳曰, 依啓。 ○ 府啓, 禮曹參判 尹暉 , 交通宮掖, 圖授好爵, 締結奸細, 陰圖分利, 及其東征, 先唱和議, 遠竄事。 ○ 慈殿下敎于領相 李元翼 曰, 卿曾爲冤婦, 直言于巨賊 , 遭罹罪黜, 卿之忠貞, 可謂貫日矣。未亡人德薄, 不合於母儀, 遂値窮天極痛開闢所無之變, 因致生民塗炭, 卿等勤勞, 以獲戾于臣民, 幸賴上天鑑臨, 先王在天之靈不泯, 得玆賢子, 復有今日, 願卿克盡忠節, 善事新君, 上扶祖宗盤石之基, 下活生靈將絶之命, 惟卿一身, 是賴是活, 庶寡婦寢食, 得以少安矣。 竝出 延興府院君家日記 所謄朝報 同副承旨 韓汝溭 啓曰, 小臣承命往諭于領議政, 則答以至遣內臣, 不勝惶恐隕越之至, 當卽由水路上去云矣。二十一日早朝, 已爲乘船, 而其日逆風大作, 不得行船, 今日內恐未得入來云矣。傳曰, 知道。 ○ 注書 李烓 啓曰, 臣承命行到 月溪 , 則領相已爲乘船下來, 臣以下諭之意卽傳, 則以爲屢蒙下諭, 不勝惶恐, 二十一日發船, 風勢不順, 達夜前進, 今將入城云矣。傳曰, 知道。 ○ 以領議政 李元翼 肅拜單子, 傳于 韓汝溭 曰, 領相引見。 竝出故相 李元翼家日記 所謄朝報 義禁府啓曰, 廢主後宮 金尙宮 , 已爲典刑, 鄭昭媛 , 自經致死, 任昭媛 , 江華 隨去, 其餘姑置不問者亦多。今此 尹淑儀 所犯罪惡, 外人未能詳知, 拿囚與否, 自下擅便爲難, 上裁施行。傳曰, 拿囚。 ○ 又啓曰, 女囚三十一名放送事, 命下矣。朝者依傳敎放送, 而其中 香伊 · 禮香 · 禮一 , 俱疊名査覈之際, 未及放送, 疊名之人, 別單書啓, 此人中, 何人放送乎? 敢啓。傳曰, 竝放送。 禁府謄錄 ○ 府啓, 副護軍 金尙寯 , 工曹參議 金夢虎 , 副護軍 李用晉 削黜事。 夢虎 於初服, 擬望六曹, 至於受點, 物情痛駭, 請吏曹官員推考。私獻女謁之恣行, 未有如廢朝之極, 革舊鼎新之初, 所宜深戒也。臣等道見輦戴裹袱, 直入闕門, 臣等相顧慨歎。伏乞聖明, 以廢朝爲殷鑑。 ○ 院啓, 奉敎 洪景艇 · 柳震楨 削職事。 ○ 禮曹 重出 啓曰, 爾瞻 等已正刑, 其幽廢母后, 毁滅綱常, 屢起大獄, 戕害士林, 擅弄威福, 濁亂朝廷, 貪虐縱恣, 害毒生民, 窮凶極惡之狀, 作爲敎書, 榜示頒布, 何如? 傳曰, 依啓。 ○ 弘文館啓曰, 經筵講冊, 問于領相, 則朝晝講 論語 , 夕講 大學衍義 爲當云, 敢啓。傳曰, 允。 出故監司 尹安國私家日記 所謄朝報
 
12.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23일
都承旨。左承旨 鄭岦 。右承旨 權盡己 。左副承旨 閔聖徵 。右副承旨 閔汝任 。同副承旨 韓汝溭 。注書 崔夢亮 李烓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昌□宮 ○ 府啓, 廢朝賄賂公行, 名器混淆, 視官爵如糞土, 以庶孽奴隷之賤爲守令者, 甚多。請査覈汰淸。 ○ 院啓, 廢朝首復梨園, 廣集娼妓, 使之出入宮掖, 耽樂無厭, 荒亂極矣。今當更化, 不可不痛刮此習, 請革罷。 李元燁 正刑。啓。 ○ 院啓, 黃海兵使 柳孝傑 , 年少顚妄, 安州牧使 南以興 , 刑罰殘酷, 請罷事。 ○ 京畿監司狀啓, 富平府使 許秭 罷黜事。 竝出 延興府院君家日記 所謄朝報 傳于□□曰, 領相命招卜相, 右相 趙挺 , 亦命招卜相。卜相, 奇自獻 · 鄭昌衍 · 申欽 , 落點 鄭昌衍 出故相 李元翼家日記 所謄朝報 ○ 政院啓, 李滫 請拿事。 ○ 京畿監司狀啓, 富平府使 許稊 [許秭] 罷黜事。 ○ 府啓, 請左贊成 李尙毅 遞差, 禮曹參議 睦長欽 罷職, 正郞 趙塤 罷職, 司藝 李墰 削職事。 ○ 院啓, 請黃延 [黃海] 兵使 柳孝傑 , 安州牧使 南以興 , 定州牧使 許廷式 罷職, 淸風府使 趙宏中 , 豐基郡守 李岑 削職事。 已上出故監司 尹安國家日記 所謄朝報
 
13.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24일
都承旨。左承旨 鄭岦 。右承旨 權盡己 。左副承旨 閔聖徵 。右副承旨 閔汝任 。同副承旨 韓汝溭 。注書 崔夢亮 李烓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宮 ○ 京畿監司狀啓, 衿川縣監 安彦吉 , 平丘察訪 宋確 罷黜事。 延興府院君家日記 所謄朝報 ○ 禁府啓曰, 韓纘男 · 朴鼎吉 · 朴弘道 · 白大珩 · 金尙宮 · 鄭夢弼 , 罪惡昭著, 當初卽爲梟示, 而未及凌遲處死, 所犯則與 爾瞻 等無異, 緣坐籍沒等事, 一體施行, 何如? 敢啓。傳曰, 允。 出故監司 尹安國家日記 所謄朝報
 
14.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25일
都承旨 吳百齡 。左承旨 鄭岦 。右承旨 權盡己 。左副承旨 閔聖徵 。右副承旨 閔汝任 。同副承旨 韓汝溭 。注書 崔夢亮 李烓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昌□宮 ○ 以禮曹言啓曰, 先王後宮 金氏 神主, 燒燬, 何如? 傳曰, 允。 ○ 院啓, 營建時納石納物之類, 陞秩超資, 圖占守令及實職, 宗室則封君, 仕路混濁, 名器汚辱, 請澄汰。 ○ 府啓, 守令之備軍器·軍糧, 因緣請託, 猥陞重秩者, 不知其幾, 亦多虛張其數, 瞞報監司者, 不可因循汚辱名器, 請改正。 ○ 有政。 ○ 院啓, 禮山縣監 趙有煥 罷職事。 竝出 延興府院君日記 所謄朝報 ○ 院啓, 請天安郡守 沈𤥵 罷職, 宋文奎 拿囚, 南兵使 玄楫 罷職事。 ○ 黃海監司狀啓, 信川郡守 金俔 , 江陰縣監 金遇辰 , 松禾縣監 李繼 罷職事。 ○ 有政。 已上出故監司 尹安國家日記 所謄朝報 ○ 以 李聖求 爲舍人, 洪霶 爲禮曹參議, 申景稹 爲工曹參議。 延興府院家日記 所謄朝報 ○ 以 李安訥 爲禮曹參判, 吳百齡 爲都承旨, 鄭蘊 爲司諫, 李敬輿 爲獻納, 尹煌 爲軍器寺正, 金世濂 爲副修撰, 金時言 爲禮曹正郞, 沈器遠 爲刑曹佐郞, 金自點 爲戶曹佐郞, 宋英望 爲工曹佐郞, 沈命世 爲刑曹佐郞, 金元亮 爲司評。 此條因傳敎實錄考出
 
15.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26일
都承旨 吳百齡 。左承旨 鄭岦 。右承旨 權盡己 。左副承旨 閔聖徵 。右副承旨 閔汝任 。同副承旨 韓汝溭 。注書 崔夢亮 李烓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昌□宮 。停常參, 只朝·晝講。 ○ 以 張晩 爲都元帥。 延興府院君家日記 所謄朝報 ○ 京畿監司狀啓, 南陽府使 許任 , 良才察訪 柳稽 罷黜事。 出故監司 尹安國私家日記 所謄朝報
 
16.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27일
都承旨 吳百齡 。左承旨 鄭岦 。右承旨 權盡己 。左副承旨 閔聖徵 。右副承旨 閔汝任 。同副承旨 韓汝溭 。注書 崔夢亮 李烓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昌□宮 。停常參, 只朝·夕講。 ○ 答吏曹參判 李貴 箚曰, 奮發忠義, 討除兇賊, 東土千里, 倫紀得正, 其誰之功也? 宜勿辭。 ○ 府啓, 利城縣監 李興國 , 爲 朴燁 軍官, 誣構殺人, 奪其少妾, 郭山郡守 朴賢成 , 漕船領來, 托稱敗沒, 輸置妾家, 竝削版。端川□□ 李時益 , 行己悖戾, 不敍事。 竝出 延興府院君家日記 所謄朝報 義禁府啓曰, 本府體面極重, 而典僕數少, 故在平時不得移定他役, 亂離死亡殆盡, 而戊申以後, 多稱斜付, 投屬諸宮家諸各司, 濫入宗廟守僕闕內別監, 或有納物免役者, 亦有橫被罪配者, 曾在若干人, 常兼各役, 不成模樣, 誠可憫慮。諸上司上項各人等, 一一査出還屬, 今後依舊例切勿遷動。如有圖占者, 繩以重律事, 捧承傳, 何如? 申明宜當, 敢啓。傳曰, 依啓。 ○ 又啓曰, 廢妃·廢嬪圍籬內, 勤幹內女換入事, 傳敎矣。都事今將下去, 而內人中可合與否, 自外未能知之, 以何人定送乎? 敢稟。傳曰, 囚繫中內人, 書啓。 義禁府謄錄 ○ 注書 崔夢亮 啓曰, 請拿 閔𦸂 , 數罪慈殿, 通文儒生, 科罪事。 ○ 持平 兪伯曾 , 獻納 李敬輿 所啓, 請拿 金鐸 · 金進 事。 ○ 府啓, 前郡守 宋榮祚 , 石城縣監 申瑞廷 , 前都事 崔公望 , 前縣監 金瀅 請拿事。 ○ 院啓, 李茳 · 元悰 · 辛光業 · 鄭潔 請拿事, 慶尙右兵使 李應獬 請拿事。 已上出故監司 尹安國家日記 所謄朝報
 
17.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28일
都承旨 吳百齡 。左承旨 鄭岦 。右承旨 權盡己 。左副承旨 閔聖徽 。右副承旨 閔汝任 。同副承旨 韓汝溭 。注書 崔夢亮 李烓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昌□宮 ○ 禁府 尹淑儀 拿啓。 鄭仁弘 · 權餘慶 , 囚。啓。 ○ 五道宣諭使出去事, 下直。 竝出 延興府院君家日記 所謄朝報
 
18.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3월_29일
都承旨 吳百齡 。左承旨 鄭岦 。右承旨 權盡己 。左副承旨 閔聖徵 。右副承旨 閔汝任 。同副承旨 韓汝溭 。注書 崔夢亮 李烓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昌□宮 ○ 以備邊司言啓曰, 平安兵使 禹致績 瓜, 代以副元帥 柳斐 移差, 以都元帥 張晩 , 兼黃海兵使事。傳曰, □□。 ○ 三道宣諭使出去事, 下直。 竝出 延興府院君家日記 所謄朝報 郞廳 任瑋 校正。日記廳郞廳 李基德 書。
 
19.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4월_01일
都承旨 吳百齡 。左承旨 鄭岦 。右承旨 權盡己 。左副承旨 閔聖徵 。右副承旨 閔汝任 。同副承旨 韓汝溭 。注書 崔夢亮 李烓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昌慶宮
 
20.승정원일기_인조01년_04월_02일
都承旨 吳百齡 。左承旨 鄭岦 。右承旨 權盡己 。左副承旨 閔聖徵 。右副承旨 閔汝任 。同副承旨 韓汝溭 。注書 崔夢亮 李烓 。假注書。事變假注書。 ○ 上在 昌慶宮 。停常參·經筵。 ○ 行告廟親祭。 ○ 院啓, 延安府使 鄭之經 , 附託權勢, 前後加資, 皆出賄賂, 請削版事。 延興府院家日記 所謄朝報 傳于 權盡己 曰, 領相·兩大將 金瑬 · 李貴 , 慈殿當爲引見, 留待。 ○ 慈殿, 以備忘記, 傳于□□曰, 長君旣立, 朝廷之事, 非女主所可預知, 大將·大臣引見, 亦知其不可, 而主上, 上爲宗社, 次爲怨婦, 盡其血誠之孝, 下爲生靈, 以繼幾絶之命, 奮發義氣, 脫老婦於虎口, 大將亦忠貞刻骨, 奮不顧身, 拯怨婦於深淵, 其爲恩德, 天地難報。玆欲親見以謝。領相平常亦爲怨婦, 盡其讜諤之言, 雖幸免死亡, 遠竄困辱, 爲如何哉? 此皆由怨婦之過, 感激之情, 親見一言。且十餘年, 入於鐵甕之中, 以受幽辱之狀, 難以紙筆盡喩。故心中懷抱, 暫欲討之矣, 朝論以爲未便云, 不敢引見矣。奉表一事, 須速圖以送, 使主上速被皇恩, 以臨光明正大之位, 且遂怨婦之願也。如此薄物, 不足表情於大勳, 而聊以略表。 出故相 李元翼家日記 所謄朝報